你好,未知的陌生人。很难过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你。
有以前的学长问我这件事情。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。我甚至没有选择回复他。
虽然你看不到,也永远看不到了。但是还是想写下这些文字。

我心里,一下子想起了一首歌,陈奕迅的《完》。而我现在耳机里面播放的,也是这首歌。
最近总是想起很多东西,突然想听某些歌。我必须说,难受的时候,听听歌,或许很多事情就有了答案。
我在想,如果我们曾经见面,我一定是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了。这个世界里,你或许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。好像世界一片荒芜,周围都是黑色的雾气。无声扩散。
我在想,如果我们曾经说过话,那么我一定是用没有什么温度的语调,随意地说了几句。然后转过身,也一定没有回头。你或许会把头埋得更低,憎恨上所有的人。

挺嘲讽的是,在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,没有人会关心你。或许你曾求救,但是换来的却是某些人的“那你就去死吧”。你离开了,他们却全都蹦出来,说何必呢,值得吗。他们心疼的,也仅仅是华英,他们仅仅希望华英不要再舆论和各种各样的因素里倒下。看到了吗,还是没有人关心你,也没有人爱你。他们希望华英屹立百年,依旧不倒。而没有人看到,你站在楼顶的身影,向下面倒去。

 

“光阴虽倒计着 但呢喃下 照样漫长
尘寰未了 没有路撒手归向”

 

我为你的事情感到抱歉。对不起,这件事情,每一个人都有责任。

我读过一本没有什么人读过的书,或者叫戏剧。叫 An Inspector Calls,中文名叫《玻璃侦探》。里面说,一个上层阶级的家庭,每一个人,通过不同的方式,或直接或间接地把一个底层阶级的女孩子Eva Smith 逼到生活的绝境。她很漂亮,但是那是曾经。因为吞下化学药品的她,面容狰狞,不再美丽。

 

“原来尚有创伤 没法去敷上 关系哪可 断了再拉上
可会惊诧 世事如只得一厢 没法扭转结局方向
原来尚有理想 没法再攀上 想赠那奖 都不及去颁上
难道岁月 多少课也可白上 唯独告别路途 要懂怎去走上”

 

我想,以后的时间里,我会时常想起你。我对万能墙说,请给逝去的人最大的尊重和理解。因为我知道,万能墙能对一个人造成什么样的伤害。作为华英特色网络暴力的亲历者,我只能这样对万能墙说。
你会值得尊重。老师经常对我说,管好自己,再管别人。活着的人,是没资格去对放弃生命的人指指点点的。

或许有一天知晓了你的名字,我会一直记住。希望,你在不知名的某处,要坚强起来。
我们不会再见。下辈子什么的,也不会存在。冰冷的土地不能给你温暖,最少会把你紧紧相拥。也许,比这个世界,好的太多。

终有一天,大人们会意识到,这个曾经师夷长技以自强的国家,在某些方面,或许出了问题。
那个时候,你的名字或许会被重新提起,你付出了你最宝贵的生命,终有一天,这个世界会全部偿还。

我也曾经把半个身子伸出因为楼的栏杆,下面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方块让我眩晕。我很怕死,所以那一瞬间以后我就缩回去了。华英,我所遇到的人带给我回忆。我所遇到的事情却让我无比憎恨。因为某些老师的问题,我父母至今强烈反对我回华英找朋友玩。而我,也失去了见一些人一面的机会。谁知道,这辈子还会不会再见呢。

 

“但愿步过瞻仰 你亦明白 看穿真相
尚有些仗 全力亦打不上”

 

对于你的离去,我在这里,沉痛地悼念。只是因为曾经感同身受。
无意间按了下一首。是那首我很喜欢的《倾尽天下》。

“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 也让人害怕。枯藤长出枝桠,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。”
“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。拂去衣上雪花,并肩看 天地浩大。”

走好。

点赞
  1. 蝉時雨说道:

    羡慕能写出各种文字的人,我想,我的写作能力在高考完之后就已经还给老师了吧~

  2. 黑白配博客说道:

    ju ,,,ju 居然是维棠软件大佬的博客???这么厉害的嘛,我是逛着博客来的,,,不过这个插件倒是好些阵子没用了,哈哈哈。

    1. Huangxin说道:

      诶不是 我是维棠大佬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管理员2333

      另外的话 博客不开全站ssl吗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